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愤怒的借种者】【完】

【愤怒的借种者】【完】

时间:2015/5/19 15:05:08

第一章:破灭

  当大哥入狱之后,我才一定、肯定以及确定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崇拜了22年的大哥,其实是个傻逼,还是特纯的那种!

  我爱我大哥,我也崇拜我大哥(兄弟之爱,想歪的弹鸡巴一百下)。

  我大哥这三十 三年,过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我们的母亲死得早,在我五岁那年就患癌症去了,为了给她治病,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

  老爸为了还债,也为了养家糊口,常年在外奔波,家里基本就剩下我和大哥两个人相依为命。

  我哥比我大十岁,从小到大,一直是他在照顾我。

  我十 八岁的时候,顺利的考上了大学;而那一年,为了供我读书,我哥毅然去跑车辆走私去了。

  我哥小时候读书不行,但是他喜欢车,尤其喜欢和一群哥们去玩改装车,后来索性就以修车为业。我十 八岁那年,考上了一个好大学,但是家里没什么钱(老爸奔波了一辈子,总算把家里的欠债给还完了,剩下的一点也就够家里吃口饭),我爸那时打算是让我读个技校什么的,但是我哥看我成绩好,加上家里也穷了一辈子,他作为一个男人,实在不想这样穷一辈子。

  所以,我哥在二十 八岁那年,索性和一伙兄弟搞起了车辆走私:

  香港那边的来的走私车,我哥他们负责销货,进价3。5折,他们卖8折。

  不得不说,我哥运气不错,因为小心谨慎,我哥干这个干了3年多,居然一次也没出事。

  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哥已经攒起来了千万身家。

  我哥的前二十 八年很苦,没钱、没文化,虽然长得一表人才,但是因为穷,谈了个女朋友最后还是分手了。

  我哥在被第一个女朋友甩的那天晚上,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后来他对我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女人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是个好人,但是也是个没用的人。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哥最后去搞车辆走私,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这句话。

  我哥在二十 九那年遇到了我嫂子。

  我嫂子是个好女人,真正的好女人,不但人漂亮而且贤惠。

  我嫂子是在我哥事业刚起步、人生最艰难的时候跟着我哥的,就凭这一点,就比现在见面就谈有车有房的女孩子强多了。

  我嫂子个子高挑(接近1。7米吧),端庄秀丽,皮肤白皙,有胸有臀,尤其两腿修长、线条柔美,家里条件也不差,父母都是市里高中的老教师,算的上书香门第。

  我嫂子比我哥小五岁,比我大五岁,当年她选中我哥的时候,几乎周围所有认识她的人眼睛都掉了一地。

  你个青春貌美的大姑娘,那么多的富二代、高富帅不选,选中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你脑子坏掉了吧!

  虽然父母强烈反对,但是我嫂子还是毅然决然的跟了我哥。

  在我哥二十九岁那年,在我哥一无所有的那年,我嫂子嫁给了我哥。

  我哥和我嫂子结婚的时候,手里窘迫的连酒席钱都凑不齐,最后还得等我把礼金收齐后才把酒席钱付掉。

  我哥和我嫂子结婚的时候,我嫂子的父母及亲戚都没出席。

  为了嫁给我哥,我嫂子几乎众叛亲离。

  这样的嫂子、这样的大哥,是我过去二十三年的精神支柱,我崇拜我哥、我敬爱我嫂子,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

  就是有个嫂子一样的女人能像爱我哥一样爱我。

  我哥和我嫂子的爱情,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好的感情,没有之一。

  我哥干了4年的车辆走私,迅速的积攒了千万身家。这个时候,我嫂子那边的亲戚才接受了我哥,并且和我们家来往开始密切起来。

  有了钱,连鬼神都敬你三分,何况人。

  我哥是个聪明人,干了4年的走私,钱赚到手后就果断收山了,相比他后来那些纷纷被抓的兄弟,我哥的运气实在不错。

  但是老天是公平的,或者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我哥没有栽在走私上,但是他最后依然犯了事。

  三十二岁那年,我哥准备正正经经做个生意人,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他的做法一点也不好。

  我哥租了个停车场,做起了停车服务、汽车修理、配件改装等配套的生意。

  租的这个停车场地段好,刚开业就生意兴隆,但是租金非常便宜,因为我哥暗中贿赂了这个租售的相关负责人,并且为了抢到这个停车场,暗中还威胁了当时竞标的几个买家。

  其中有个买家脾气硬,死活不愿退出,我哥做黑社会做习惯了,索性找人打断了这不识趣家伙的一条腿。

  此人果然脾气硬,就是腿断了也不服输,在一年时间里搜集证据反复上告。

  该还的终于是要还的,那个时间段,刚好赶上市里警察局长换届,上台后严打黑恶势力。

  我哥这件不地道的事情,被当做典型案例,从严从速处理。

  因为商业贿赂、恐吓及伤人致残,我哥被判了10年,后因积极主动自首(托关系找人说情,才有这一出),改判为7年。

  虽然我哥现在要坐牢,但是他在我心目中:我依然认为他是个好大哥,虽然他的做法有不对,但毕竟是为了生意。

  对于我们这些家人,他这辈子都没亏待我们。

  大哥坐牢后,那位腿被打残的家伙还不罢休,陆陆续续找过几次我嫂子的麻烦。怕嫂子出意外,我主动提出和嫂子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虽然大哥坐了牢,但是大哥以前赚的家底还在,加上停车场的生意也没被停掉(找了关系塞了钱,承租方还是承认合同有效);我爸、我和嫂子的心态都还算平和:

  几年后,想办法让哥减刑甚至保外就医,我们一家人就又能团聚了。

  判决完毕后,我哥在市里的第二看守所羁押,按规定:每周的周一到周五可以探视,探视时间一般在30分- 2小时之间。

  (给看守所一点好处,就是2个小时,不给好处,就是30分钟)。

  因为我们家里舍得花钱,大哥在牢里其实混的还不错,除了不自由,生活方面比一般犯人强多了。

  一开始,我爸、我和嫂子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大哥,给他带点吃的喝的;后来因为停车场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们家协商了一下,我爸身体不太好,就在家里照顾生意;至于我和嫂子,就改为周一到周五轮流来看大哥。

  2月14日,我永远记得这一天,因为这一天,我终于知道大哥是个怎么样的人;或者说,大哥在我心目中的伟岸形象开始崩塌。

  那一天,晴,我给大哥带了一些水果,还有一包烟(烟只能在探视的时候偷偷抽,所以不能多带)。

  见面之后,哥的情绪不错,问了我家里的一些情况,还有生意上的一些事情。

  问完之后,哥一边抽着烟,一边欲言又止的看了我很久。

  我太了解大哥了,每当他这个表情的时候,就表示他想我帮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小的时候,我哥每次怂恿我去偷隔壁王叔家的腊肉时,就是这个表情。

  我笑笑,对大哥说:「你有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直说吧,别藏着掖着了,我不会给爸和嫂子说的。」大哥听了我的表态,才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小子,这事情你答应我绝对不许和你嫂子说。」我呵呵一笑,「好,我不和嫂子说。你有啥事?」长长的吐了一口烟,大哥紧紧的盯着我眼睛:「我给你一个女人的地址。你趁爸和嫂子不注意的时候,每个月给这个女人送一万块钱。」我的心猛地一紧,我深吸一口气,我仿佛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这个女人是谁?」大哥再次深吸一口烟,他的眼里闪着光,沉默了很久,大哥才哑着嗓子说:

  「我的女人。跟了我三年的女人。」

  出了看守所的大门,我只觉得今天的太阳分外刺眼,我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我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回荡:「你的女人!?我操,那嫂子他妈的是什么?性用品加家庭保姆吗?」回到家,嫂子已经煮好了饭,因为今天是爸在停车场看场子,家里只有我和嫂子二个人吃饭。

  看着嫂子殷勤的给我盛饭,看着嫂子那依然美丽的脸庞,我突兀的问了嫂子一个问题:「嫂子,你爱我哥吗?」嫂子可能一直把我当弟弟看吧,听了我这话,她的脸微微一红:「哎呀,你问这个干嘛!」停顿了一下,嫂子偷瞄我一眼,嘴里含糊的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说什么爱啊!我啊,这辈子全靠着他了。」我看了嫂子很久,才一本正经的对嫂子说:「嫂子,你这么好,我哥一定会爱你一辈子。再说了,万一他不要你了,我要你。」听到我赌咒一样的话,嫂子的脸一下子全红了,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忍不住轻轻的搂了我一下:

  「好弟弟,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第二章:她的好

  在见我哥的女人之前,我按照我哥的吩咐,先找了他一个律师朋友。

  这个人姓陆名强,认识的人一般都叫他强先生。

  强先生我见过几次,自从我哥洗手不做走私生意之后,这个人就开始以一种法律顾问或者说理财专家的身份,出现在我们家庭面前。

  包括停车场的租赁,也是强先生一手操办的。

  见到我来找他,强先生当时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一本书,见到我进来,还没等我开口,强先生就递给我一张卡,这是一张招商银行的白金卡。

  强先生没等我开口,就冷冷的说:

  「卡里每个月会打10万元进去。这笔钱,你按你哥的吩咐使用。」对于强先生的冷漠,我表现理解;除了我哥,强先生对谁都几乎一副你欠我500万的表情。

  接过卡,等我转身要走的时候,强先生在我后面轻轻的说了一句:「君,小心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谁?我哥的那个女人吗?

  我转过头去,疑惑的看着强先生,但是强先生已经低下头,继续看他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