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卖妻】【作者:landfire】【完】

【卖妻】【作者:landfire】【完】

时间:2014/8/25 18:46:23

(一)序章

  我们是在上世纪的失业的,在那场席卷全国的下岗狂潮,我和我的妻子在同一个月里都成了失业者,我所在的是一个有着5000人的中型国企,从事的是质检的工作,从中专毕业后就在这个厂里,我自信很称职这份工作,我还在职工大学拿到了大专的文凭,但这一切都没有保住我的饭碗。我还记得我最后走厂门前时,含泪的师傅和皮笑肉不笑的人事部经理……

  我老婆在我下岗后一个星期也被“优化组合”了,她是个优秀的纺织女工,在绝大多数男人眼里,她绝对算个漂亮的女人,肥胖的车间主任早就对她想入非非,但却始终没得手,车间里好几个女工都是他的玩物……

  负债累累的纺织厂终于被兼并了,善于溜须拍马的车间主任却坐上了副厂长的宝座,在再次拒绝他的无耻要求后,我老婆下岗了。

  我和我老婆有一点积蓄,想做一点小生意,那样总算可以养家糊口。那一年,我那个闯深圳的表哥回来了,从他口中我第一次听到了“风险投资”这个名词。然而,这个名词成了我恶梦的开始。

  在他的反复游说下,我们将所有的钱交给他投资,第一个季度他如数给我们寄回了百分之三十的红利,在利益的驱使下,我和我的老婆发动了我们所有能想得到的关系,借到一笔六位数的巨款给了表哥,正如大家所猜想的,那笔钱就象一颗投入大海的小石子,瞬间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我的表哥……

  我们真的变成了无产阶级,欠了一屁股帐的无产阶级。为了逃避讨债者,我们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南方混了半年后,终于发现这里不适合我们,低微的学历和狭窄的专业技能使我们只能从事最地层的体力劳动。一天,在一张破旧的报纸上我见了一条新闻,大概内容是假人口贩子在骗得卖人款后,又带着女人逃走了。在南方我好像听人说过这叫“放飞机”什么的。

  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老婆: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我老婆绝对算得上是美女,秀丽的脸蛋,乌黑飘柔的长发,魔鬼般的身材,三围36,,她的乳房十分漂亮,大而挺拔,嫣红的乳头在钱币大小的乳晕的衬托下特别可;她的私处温暖而紧密,每回都让我无比销魂。这样的尤物,怪不得让那个卑鄙的胖子垂涎三尺。

  在山穷水尽的日子里,她曾经主动提出去做那一行,但被我严辞否决了,我无法忍受每天都被戴上绿帽子的感受。现在我们要重新面对这一困境时,我对她提出了我的想法——-卖妻。她竟然同意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于是,我开始了我的伪人口贩子生涯……

  经济差异影响了地区发展,也影响到了地区的社会生活,包括婚姻。很多地区,尤其是偏远山村,由于穷,本地女人都嫁出去,而外地的却不愿嫁进来,造就了许多“光棍村”。于是人口贩卖应运而生。第一次,我们到西南某省,我把老婆卖给了一个40多岁的老光棍,那个家伙几时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眼睛发直只盯着我老婆,以至于我们由于初次行骗露出的许多破绽他都没有发现。我顺利的获得了元钱。在约定的乡村旅馆等了两天后,我老婆回来了,我们一起逃离了那个地方,那个老光棍甚至连我老婆的裸体都没有看到。有过初次经验后,我们手段越来越成熟。一年内我把我的老婆卖了九次,存款早就远远超过了位数。

  并不是每次都那么成功,那次,老婆终于被别人干了,虽然她激烈反抗,但还是在“公婆”的协助下被“生米煮成熟饭”,她是四天后才逃出来的,眼睛红红的。

  我们回到城里,头一次在那座城市最高档的三星级宾馆住了一晚。那天她足足洗了一个小时澡,然后,我们疯狂的做爱,我的肩膀被她咬出了血……那晚,我在她耳边说:“我们赚够了就回去还债,然后重新做人……”

  (本篇是序章,所以情色部分较少,下面笔者会尽量写的更精彩,希望大家支持。)

  卖妻(二)初入地狱

  landfire警告本文含有性爱、暴力等少儿不宜内容,不喜者请勿继续观赏。〔本故事情节、人物都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这一天,我们来到西北的一个十分偏僻小村庄,因为在火车上我们听说了,这个村庄有一大半的成年男子在打光棍。

  我推推搡搡的代着老婆进了这个村庄,我的老婆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也装出人贩子凶神恶煞神情,在村里稍作打听,我就锁定了目标——村西的秦家,他家有三个儿子都没有娶老婆,由于他家自己有辆农用车,平时跑跑运输,算是村里的富户。我很快找到了秦家,一个老汉接待了我,他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个够,又更加仔细的打量了我老婆,幸好我这几年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怎么样?老爷子?这种货色可不多见啊。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你看看,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一看就是个好媳妇。”

  老汉沉思了半晌“嗯~~,是不错,但是我儿子没有回来,我得让他们看看,谁喜欢就做谁的媳妇。”

  我老婆突然吵闹起来,这也是事先设计好的,毕竟是被卖的人,要装得象一点。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老实点!”本来还应该加个耳光的,我心一软没打下去。

  不久他的三个儿子相继回来了,三个家伙都长得象个铁塔,最矮的也比我高半个头,看到屋里有个天仙般的姑娘都眼睛发直,听老汉说明原委以后,都争着说,“爹,这个妞嫁给我吧。”老汉一见三个儿子都喜欢,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三个儿子眼看要打成一团。

  老汉忙提高声音说到:“还是给老大吧,你们两个还年轻嘛。”两个弟弟虽然反对,却也没有办法。到了下午,七千元人民币又流进了我的腰包。我放心的回到十几里外的旅店等待我的老婆胜利大逃亡。

  三天过去了,我的老婆没有回来,我有点不祥的预感,但我坚信她会回来的一个星期过去了,老婆还是没有回来,超过最长记录了。

  到了第十天我决定去接应老婆。缩头缩脑的进了村,很远我就看见了老汉正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抽旱烟。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是这老头天天在守着,怪不得我老婆逃不出来。等了半天,老头寸步不离门口。我见没什么机会,只好偷偷往房后摸去。到了厨房墙根底下,抬头从窗户往里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这一看,让我看到了一幅令我目眦俱裂的场面:

  我的老婆裸露着上身,浑身上下只系了一条花布厨巾,正在切菜,她显然吃了不少苦,我第一次看到她雪白的胴体这样在白日下暴露在我面前,她眼圈有点黑,眼睛红肿着,左脸颊微微肿起,依旧秀丽的面容显得十分憔悴,乌黑的长发胡乱扎在后面。丰满的乳房上竟而有好几道抓痕,原本小巧的的乳头比以前胀大了不少,连背上和屁股上都有伤痕。

  这个混蛋,居然打我老婆。我正准备轻轻叫她,突然,一个虎背熊腰的家伙轻手轻脚推门进来,正是秦家老大,他走到我老婆身后,我老婆仍然没发现,突然秦大把他的脏手把放到她丰满的乳房上。

  “啊。”我老婆吓了一跳,立刻挣扎着想躲开。

  那个混蛋却用力的她在双峰上搓揉起来,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我老婆一边惊叫一边想反抗……“贱货,还想挨打吗?”

  这句话好像很有效,我的老婆立即停止反抗,乖乖的任凭他上下其手。

  “继续切菜。”秦大命令道。我老婆只好强忍着羞辱切菜。

  秦大把那块厨巾扯下来,随手扔到一边,左手继续玩着她的奶子,右手手指伸到我老婆的私处,分开花瓣,探查起来。玩了一会儿,他忽然把裤带解开,露出早以勃起的巨大的阳具,光黑紫的龟头就有两寸多长,小孩手臂粗细,我一看就知道老婆的小穴肯定受不了这么大的东西,那个混蛋也不作什么润滑,直接就把家伙插进我老婆小穴中,奇怪的是我的老婆只轻轻的哼了一声,我看见有滴答滴答的白色液体从老婆的私处流出,她竟然流淫水了吗?

  我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家伙竟然当着我的面干我的老婆……

  卖妻(三)窗外偷窥

  landfire警告本文含有性爱、暴力等少儿不宜内容,不喜者请勿继续观赏。

  秦大粗长的肉棒在我老婆的嫩穴里抽插着,我很奇怪,我老婆的阴道为什么容得下这么大的阳具(起码比我的长三分之一),我和她做爱时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她。现在这个蛮汉却用粗大的家伙毫无顾忌的干我老婆。

  秦大加快了抽插的节奏,我老婆早就无法切菜了,双手撑在灶台边缘,修长的美腿左右岔开,屁股向后撅起来,我老婆的阴毛很少,只有阴户前部有稀疏的一点,美丽的洞穴暴露无遗,大得惊人的阳具在美穴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