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我在军区大院的日子】【完】

【我在军区大院的日子】【完】

时间:2014/8/25 18:46:25

一、知了、冰激凌、破处(A)

  毒辣的阳光从天直射而下,知了在柳枝上「知了,知了」欢畅地哼叫着。

  「喂,说好了得,两支冰激凌!」我吃力地抱着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对走在前面的正小声哼着歌的赵晓华喊到。

  「知道了,知道了。你把彩电快点搬回我家,我就请你。」走在前面婀娜多姿的赵晓华口懒洋洋地回答道,一头乌黑及腰的长发在背部一甩一甩。

  「真的不会再骗人了吧?」一想到上次帮她拿回忘记在学校中的笔记本时(学校距离有三十多分钟的自行车路程,平时上课有军车接送),要她请客却被她找个借口溜了不说,还害我白痴一样在太阳底下傻等得差点被晒昏了头时就恨得牙痒痒。

  「当然是真的,我哪次骗过你!」她娇滴滴地道,声音脆脆的甚是好听。

  「……」为什么女人的记忆都会这么差,离上次只不到一个月呀,考试前几天。

  「这么多人,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帮你搬这破电视?」我气得忍不住道。

  她仍然背着身懒懒地道:「因为只有你家和我家住得最近,而你刚好又走过维修站,刚好你有没事呀。还有这电视机已经修好了,不是破的。」「你自己不是也能搬得回来吗?」我气得差点要骂起来了,插在我短裤兜里的游泳裤一甩一甩。我好不容易才作好老爸规定的暑期作业额外之量,好不容易遇上老爸老妈不在家(老爸可是不准我单独偷溜去游泳的),没想到会被抓来当苦工的。

  这时,她停下脚,修长苗条的身子一下转过来,那头乌黑的长发甩起一道乌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我,闪着小星星,娇娇地道:「你不认为让一名美丽的小女孩拿着这么大的东西会有损她的身份吗?如果一不心,电视掉下来砸着伤着了怎么办?漂亮的女孩子可是不能受伤的哟,是你妈妈说的。对了,今天的太阳好大呀,去游泳的话真是好呀!」最后一句却是拖着长长的语音。

  我要疯了,头开始大了起来,什么呀,这鬼丫头,明明是到我偷偷从家里溜出来的趁机要胁。还好讲好了搬回去她请我两支冰激凌,不然我这亏就吃大了。

  唉,都是因为老爸与她的老爸同在一个部队中当军代表铁哥们一般,时常互相串门熟悉得就象自己家人一样。如果让她在我老爸面前来个小报告,我恐怕今天不但要吃「竹笋」(咱这军区大院里的竹子可是很多的哟),以后的作业更要加量了。呜,为什么整个学校三百多人,整个军区大院七百多人,就我和她两人是同一班同一桌呀!气死我了!最气人的事,以前她打小报告害我被老爸打,事后找她算账,她却找到我老妈,又害我被老妈的扫帚打。她却没事的躲在我老妈身后冲着我做着她自认为可的鬼脸,我命真苦呀!!

  「快点,快点,今天闭路可是放射雕(翁美龄演的那部)哟。」赵晓华又转身快步向前走,只恨得我真想向她那扭动中圆圆的小屁股来上重重的一脚。那时的闭路电视还只是在一些干部家中才有,没有现在那样普及,电视机也是要找关系找路子配号才能买到。

  不过说来,赵晓华确实是个小美人,修长的身材比我这男生还高了一二寸(呜,谁让我长得矮,老爸老妈可都是高个子呀),还没满十六的年龄胸前已经向外凸起了两个小肉包,比那些同龄的少族民族女子饱满多了(我们读的学校少数民族子弟多,少部分是当地的驻军子弟)。细细的腰肢,配上那修长的腿儿结实浑圆的小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地着实勾人。

  白嫩嫩的瓜子脸儿上有着双大大水灵灵的漂亮眼睛,挺真的小鼻子下,小小的嘴儿红艳艳的,笑起来甜甜的,再加上那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在学校里可是被那帮好事的男同学们赞为校花,一下课就没事找事地围着她,还好她的老爸是军区代表全家住在大院中,不然天天都会有人不管她还没成年就在她家外唱山歌了。

  这里的少数民族男子最喜欢在女人家外唱山歌求欢。

  「到了,到了。」在爬了五屋楼我就要累跨时,终于到了她家门口,将电视机放在地上,满头大汗的我靠着墙喘着气。

  「好了,你把电视搬进放在客厅电视桌上。」她掏出门钥匙打开门,「我去买冰激凌。」转身就想走。

  「真是去买冰激凌?不会是让我帮你看家吧?」我一把抓住她长长的头发。

  「好疼呀!真的呀,快放手,把人家的头发抓乱了。」重重拧了我的手一把,飞快地一蹦一跳跑下楼。

  「对了,把电视闭路线插好。」从楼下又传来她的娇甜的声音。

  看着她的背后长长甩动着的头发,我情不自禁抬起刚抓过她头发的手在鼻前嗅了嗅,一丝丝淡淡的发香,连手背被拧过的地方痛疼也忘了。

  抬着电视机走进客厅顺着反脚将门关上(在家习惯了),将电视安放好后,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恢复恢复身力收收汗,窗外「知了、知了」的知了声如比赛一般吵闹不停。刚坐了不一会儿,只觉小腹一阵紧涨——要小便,出门时喝了不少冰镇芒果汁。

  我急急忙忙地跑向赵晓华家的阳台上的厕所,却没有注意到厕所门外的煤气热水器上烧着小火,一扭门把我推门就钻了进去。

  「呀!」一声女人的惊叫在我探进半个身子后响起,我也站在门口发着傻愣,动也不能动弹一下。

  只见,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女全身光溜溜地站在浴盆外,全身因热水粉红的肌肤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水珠正顺着肌肤向下滚动。左手中拿着一个喷头正夹在修长结实的两条粉腿间,喷头激喷而出的水柱直冲着她腿间,少少的长长的一些黑色毛毛被水从下面冲得翘起沾合在一起,水流顺着光滑的大腿内侧分流而下。右手紧捂着胸前丰满娇嫩的双乳搂在一起,却因两乳过于丰满,被手搂着挤在一起中间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沟,大半散发着珠光的乳房却还是裸露在外。手臂挡着右乳,右手五指遮着左乳,五指间却意外地露出一颗粉红色硬硬凸起的小乳头,乳头上挂着一滴水珠,使得那里看起来娇艳欲滴。

  长长的乌发盘在脑后,还有几络湿湿的长发垂在脸上向下滴着水珠儿,和赵晓华长得差不多的少女脸上因满脸的惊慌使着本来漂亮的瓜子脸蛋有点变形,半张着嘴儿,却更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正是赵晓华正在读大学的姐——赵晓玉,一双惊恐的眼睛盯着我,这楼房的浴室和厕所是同一间。一时之间,两人就互相大眼对小眼定格着,整个房间里安安静静只有窗外的蝉鸣不断传进来。

  看到冒然冲进来,一只手还抓着门把,另一只手还搭在腰上正准备解短裤,目瞪口呆满脸尴尬的人是我,赵晓玉的惊慌的脸色渐渐变成了怒色。我回个神来,天,今天还真是倒霉呀,这是事被老爸知道了,今天是死定了!刚才的那泡尿现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对不起!对不起!」忙口中道着歉,头低得底底的还闭上眼睛赶快退出身子,手刚要把门带上。赵晓玉突然丢掉喷头跨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用力一拉,硬将我拖进了厕所,随接「砰」一声反手将门关死。

  「知了,知了……」窗外的知了们唱得更欢了……

   二、知了、冰激凌、破处(B)

  被赵晓玉硬拉进卫生间和我,只能听到喷头喷出的水流声和房外知了的高歌声,鼻中闻到混合着香皂和另外不知名香气的香味。我紧紧闭着双眼,紧张地全身绷得紧紧的,背紧靠在墙上动弹不得,心里紧张地狂跳不知赵晓玉要干什么。

  在紧张中,两团温软带着水汽滑滑的肉团顶在了我的脸颊处,嘴唇两角也触及到同样肉肉的东西,接触中还有着很强的弹性,鼻中香气大增,一时弄得我呼吸一紧。在两个肉团团顶上各有个硬硬得比我小指头还小的点点戳进我脸颊的肉中,痒痒得。联想到刚才看到她乳房手指间硬凸的粉红乳头,紧张大气的我只能紧贴着墙壁,双手下垂十指握得紧紧的。只感到脸上火热热的如以前发烧一般,已经收住的汗水再次在我的头皮里冒出,手心中满是汗,鼻尖上也有一些小小的汗珠渗出,更是奇痒难耐。

  两只耳朵下垂一紧,各被两只滑腻腻的手指捉住,双肩上也搁上两条软滑的手臂,我的两只耳朵被赵晓玉紧紧抓在了手指中。

  「小坏蛋,小色鬼,没见过姐姐洗澡吗?这么急闯进来!」带着柔软甜美语气的声音在我右耳边随着呼呼热气传进我呆木的脑中,「把姐姐的小心心吓得一跳一跳的,姐姐要你赔哟!」没有想像中的怒气,跟着松开了右耳的手指,一支滑腻腻的指头弹了弹我额头眉心,接一条温温热热柔柔滑滑的小肉条在我耳垂轻轻地舔了一下,一下使我如触电般全身麻麻起来。

  「不要!」我大喊一声,头一甩,甩开了那两团软软的肉团和捉着我左耳的手指,闭着眼睛转身暗着向卫生间的门跑去,靠着记忆抓着了门把,就在我要开门跑出去时。

  「小色鬼你跑了的话,我就跟叔叔说你偷看我洗澡哟!」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