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人妻玛莉的堕落】【完】

【人妻玛莉的堕落】【完】

时间:2014/8/25 18:46:50

  这件事大约发生在六个月之前,当时我的妻子——玛莉正式被她所服务的医院任命为员工。

  那时,对于她常常要比正常下班时间晚几个小时才回家的情况并不太在意,我想她也许是因为刚获得升迁而不得不加倍努力,但在随后两周,她变本加厉,甚至不到?更半夜绝不回家,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继续写下去之前,我想,得向大家介绍一下有关于玛莉的情况。

  她五尺?寸高,拥有一对黑眼(此种眼睛的人据说有西班牙血统),娇小的脸蛋完全被褐色的卷发所遮住。?围是36、27、35,这并不能算是标准,不过拥有又圆又翘美臀的她,在小镇上也有着相当不错的回头率。

  自然的黑肤,总是显示着健康颜色的她是我的高情人,直到新婚之夜她才向我献了童贞。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她非常热衷于性,结了婚之后我们几乎是每天都在狂欢中渡过。紧抓住我六尺长的鸡巴,她总是又吸又吮,搞得我射了又射,当然,在最后她也会要求我用手指让她达到高潮

  一年之后,她的阴道就开始松驰了,即使我把五根手指全塞进去,也不够她塞牙缝的,这也让她的高潮是越来越难达到。

  几年过去,我们之间的性爱变得非常稀疏,每二周才来一次。如果她确认是处于安全期的话,她偶尔也会允许我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她一直声称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她却对我的阴茎和精液从来不感兴趣。

  我开始变得沮丧,每次用?到四根指头塞到她满是蜜汁的肉蛤中时,我都在迷惑她到底在追求些什?,也不知道她何时会大发慈悲,让我在她的体内射精。

  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情形。

  就象我最初开始提到的那样,近二周内她常常是深更半夜才回来,所以我决定去跟她的新老板见个面。她请求我不要去,因为她为他所做的这些超额工作是应当的。而且汤姆(她的老板)也曾经告诉过她,虽然不会因为她的超额工作而发给她奖金,但是他会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的。

  第二天晚上是星期五,她在早上五点半打了电话回来,告诉我昨晚汤姆举办了一个私人聚会,饮酒作乐,以庆祝繁忙的文书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我跟她说,尽情玩乐,无须担心。但就在我挂上电话时,我清楚地知道在玛莉的办公室内根本没有任何人,她只不过在撒弥天大谎。

  下午二点锺她才跌跌撞撞的回家,头发乱糟糟的,丝袜也破了好几个洞。伏在我耳边,她低声问我,饮了一晚酒的她起来是不是糟透了。我没有答她,装假睡觉。她离开了卧室,并轻轻地关上了门。

  隐隐约约间我听到了起居间似乎有某种声响,于是我悄悄地打开了门,从门缝处向外看。玛莉正紧抱着汤姆深吻,那种激情的程度甚至在我们数年的婚姻生活中从未出现过。他的手握住她的臀,她轻声地在他唇间呻吟。

  汤姆无疑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足足有六尺二寸高,拥有强健的胸膛,他大大的蓝眼死死地盯着我妻子的脸蛋。

  依稀间我听到他说了一声:「开始吧。」

  玛莉慢慢地跪下,拉开了他裤头上的拉链,用小手抓出那一根巨大的阳具。

  天啊,好一根鸡巴,可是我从没见过的巨大,又粗又长,拥有玛莉的小手紧握也无法完全掌握的直径。

  她死死地看着手中物,想要用嘴去尝试一下味道。半勃起的巨兽相比于她的小嘴,大小相差实在令人无法相信。手上下套动着,她想要让这巨蛇复活过来。

  我掏出自己的鸡巴,慢慢地用手指把包皮掀开,相差实在太大了,我只能望洋兴叹。

  玛莉脱掉了他的内裤,让他坐在沙发上,然后她掀起裙子直到腰部。对于她丝袜裆处的破裂及大腿内侧处闪烁的精液,我并没有大吃一惊,事实完全证明了我的推断,这就是昨天夜晚她所谓的私人聚会所留下的证明。

  汤姆把龟头对准了我妻子的湿得一塌糊涂的肉洞,不住的厮磨着。

  她开始痛苦地蠕动着,乞求着他巨兽的进入。直到她低呼甜心之际,他方才心满意足地把龟头顺着那湿滑的阴唇,一顶而入我妻子的肉穴。

  对于我妻子那种小狗乞怜的样子及他如何颐指气使的模样我不想多说,但是为了满足诸位读者的兴趣,我还是照实说好了。

  她用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仿佛向着圣物献祭般起伏,这个婊子,她从来不允许其他人(包括我在内)进入她的身体,就只是因为她想要为他生孩子。

  就在她如吟如泣地说出这些时,他却用眼观察着自己的阴茎在她阴道中出没有情形。阳具的顶端直冲她的小腹,而睾丸则不时指过她的花唇,她呻吟着容纳这突进。

  「全插进来吧,我受不了了,我要你来充实我!」

  下一个动作,他将整个巨兽全刺入我娇小的妻子体内。

  她用手捂住嘴,以防自己快乐地大叫起来。我甚至能看到那根深入体内的巨兽将她的小腹撑得大胀,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也子宫也顶了进去。

  每次他退离时,都会将她的阴道扩胀至惊人的程度。阴唇紧贴在他火热的茎身上,上面闪烁着一道道水光,那是她的淫汁和他的精液的混和物。看起来就好象他连她的内脏也会抽出来般,但是她仍在需求更多。

  就在他一记猛刺,把整个阴茎都顶入她的子宫内时,我差点就要惊叫起来。

  他轻声地问着我的妻子,「你的丈夫也曾这样干过你吗?」

  「没有。」她回答道。

  「你想要孩子吗?」

  「是的,我只要你的孩子!」她狂喘着。

  我有点敬畏地看着他的睾丸猛烈地抽搐,然后大量的精液冲入我妻子的小腹内。他抽出了阳具,玛莉被撑得大大的阴道猛烈地合拢,激射出一波精液落至他的睾丸上。我甚至能听到精液在她阴道中流动的声音,这让我感到迷乱。

  她有力地收缩下体,想要让那精液在红肿的阴道中停留更久。

  轻轻地舔了舔他的阳具,粉红色的舌尖纠缠着整个茎身,象饥饿的婴儿般榨取着那光泽马眼内残存的精液,她开合着小嘴。

  我的眼睛变大了,因为他微笑着透过门缝看着我。冷冰冰的蓝眼压抑着我,我知道他一直都知道我在旁观,而且他跟玛莉所说的完全是在针对我。

  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他将我妻子的阴户据为已有,而且还料定我不敢有所争辩。

  我爬回了床上,等着我妻子进来。

  十多分钟后,她悄悄地上了床,而我也装作象被她惊醒的样子。我问她是否过得愉快,她说是的,并亲了一下我。

  我知道她没有刷牙,这让我有点畏惧,但叫我惊奇的是,她突然将一口汤姆的精液渡进我嘴里,我下面的鸡巴居然该死地有了反应。我贪婪地吞咽着,饥渴地在她嘴内搜寻更多。她将我推开,眼直视着我。

  「你喜欢这样吗?亲爱的。」她说道。

  「是的,这是什??它尝起来相当不错,甚至可以说是美味。」我说道。

  她的手滑向双腿之间,我知道那里还有更多。

  「闭上你的眼睛。」她低声道。

  我闭上眼睛,张开了嘴。

  玛莉用手从阴户中掏出了大量的精液送入我的嘴里。

  这就是那个家伙射在她里面的东西,飞快地品尝着他们的爱液,我的舌尖不停在她指间穿梭以啜取更多。

  「现在睡觉吧,我明天晚上还要去个某个地方的。」

  我仰躺在枕头上,开始用力地套动鸡巴。玛莉坐在旁边,问我想干什?。我有点羞怯地答着她,欲火烧身的我想要发泄一下。

  听到这句,她拉开了自己的睡衣,并掏出一个保险套:「戴上它,我不想让你那肮脏的精液弄脏我的腿。」

  我把保险套套在鸡巴上,马上便开始了套动。

  我的生活过得怎样?现在不仅仅不能和妻子做爱,就连手淫也要隔着一层塑胶膜。那一晚我手淫了两次,然后她就告诉我,要去买更多的保险套,因为我已经用完了。

  无论是否有跟她做爱,她都绝对不想跟我的精液有任何接触,想想这真是有点可笑!

  她让我把保险套给她,我照做了。接着她拿着这保险套,把里面的精液全挤入我的嘴里。

  「把它吞下去,亲爱的!」说着她又把那空的保险套扔到垃圾桶里。

  洗洗脸,她打着哈欠翻过身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了的我凝视着我曾经纯真的妻子。

  她并没有盖多少的东西,我轻轻地掀开了那遮盖物,她已经换掉了昨天穿的内裤,但双腿之间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