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妈妈是成人小说家外篇】【完】

【妈妈是成人小说家外篇】【完】

时间:2014/8/25 18:47:03

  新年,妈妈说去乡下,给刘婶和村民们拜年。

  我知道妈妈去乡下,其实不只是给刘婶他们拜年,妈妈在写一部关于过年的小说,她一直告诉我乡下过年比较有气氛,所以我猜她想去乡里寻求一些小说的灵感。

  妈妈在过年前一个月,便买好了火车票,乘着过年时节,感受下春运。

  春运人真心的多,本来不大的火车车厢,挤得是水泄不通。

  下了火车,我们转坐长途,长途客车上几乎已没有了城里人,都是抱着行李的村民,司机也是一口陕北话,像是当地人的样子。

  邻座的几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见妈妈,眼睛都是直愣愣的,像是几年没见过漂亮女人一般。

  「您是……田老师?」一个民工打扮的男人,战战兢兢的凑过脸,问妈妈道。

  妈妈一愣,道:「您是?」

  「我是王申的邻居!」

  「王申?」妈妈一时似没回忆起来。

  男人提醒道:「就是养猪的王申,胖胖的。」

  妈妈还似想不起来。

  男人急了,比划着道:「就是那个……那个,听说他把钱塞你屄里了?」妈妈蓦地脸上一红,似忽然回忆起什么,她又是羞耻,又是尴尬的道:「是他啊。」

  男人点头,道:「我是他邻居,我叫徐富贵。你真的是田老师,田老师你好,你好!」

  乡下人说话嗓门子大,车上的人听见「田老师」三个字,都纷纷转头望向我和妈妈这边。

  有几个男人还激动的站起身子,似认妈妈般,向妈妈打招呼。

  妈妈脸红红的对村民们道:「你们好。」

  徐富贵兴奋的道:「你在我们村里的事情都传开了,听说你过年要来,我们都开心坏了,上次你去王申家的时候,我正好在外面打工,没机会见一见田老师,国庆那会我回村子,王申和我说了你的事情,说得我的心里直痒痒。」「哈哈。」一群男人听见徐富贵的话,都笑了起来。

  妈妈道:「你们别站着,都坐下吧,小心危险。」几个男人起哄道:「不危险,看见田老师,我们死了也甘愿。」车厢里又是一阵哄笑。

  「田老师,你坐到前面来嘛,来给我们讲讲课。」妈妈摆手道:「我什么好讲的。」

  「快来嘛,讲一讲。」

  几个男人纷纷挤到妈妈的面前,妈妈看我一眼,脸上的表情似不好推辞,我道:「妈妈加油。」

  妈妈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被几个男人拉着,面朝大家,坐在了两排座椅的间,一个没有靠背的翻凳上。

  「田老师,先自我介绍下嘛。」

  妈妈:「好吧,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姓田,叫田思琪,职业自由撰稿人。」「田老师,听说你写了很多的小说,能和我们大伙说说吗?」「小说么,是写过一些,不过不方便读啦。」

  「有什么不方便的,田老师的事儿,我们大伙都清楚的很呢!田老师不是还答应,要来村子读小说给大伙听的吗?哈哈……」几个青年不断闹腾,妈妈被他们弄得面红耳赤,妈妈道:「你们可别欺负我。」「不敢,不敢,我们怎么敢欺负田老师,我们只想知道田老师写得都是些什么小说,大伙,你们说是不是?」

  「是!」男人们几乎异口同声的道,就连开车的司机也跟着起哄。

  我看着妈妈娇羞的样子,添油加醋的道:「妈妈,你就给我们讲讲嘛。」「哟,这是田老师的儿子啊?」几个村民纷纷回过头来。

  妈妈娇嗔的对我道:「小宇别乱起哄。」

  我对几个村民道:「你们别看我,快让田老师说说她写的小说啊。」「田老师!田老师!」

  妈妈道:「好了,好了,怕了你们了。告诉你们,我写的都是成人小说,满意了吧?」

  「田老师,给我们读一篇吧。」

  「对啊,读一篇嘛。」

  妈妈为难,脸上写满了娇羞,村民们不依不饶,逼着妈妈给他们说两端小说的故事,半响,妈妈似被他们闹得烦了,涨红脸说道:「就给你们讲一段。」跟着又补充道:「虽然小说是我写的,但事情不一定发生在我的身上,下面我说的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故事」

  「好哦!」

  妈妈轻咳两声,润了润嗓子,道:「最近,一个和我很要好的,骚骚的女友告诉我,她结识了一批公车色狼,那些色狼成群结队,居然有七、八个人之多,他们从来就是集体行动,专门袭击单身的漂亮女孩,我这位好友在一次乘坐公交的时候,成了他们的目标,被他们给轮奸了,可是他们在轮奸完我好朋友以后,却发现她原来是一个喜欢被男人轮肏的骚货,于是他们很开心的用油性记号笔,在她的骚屄上写了「公共汽车」四个字,让她以后乘公交车时,撩起裙子,靓出自己的骚屄,好给肏过她的色狼认出来,再为他们轮流服务。

  「那些色狼可真想的出来,居然要她自己撩起裙子,证明自己是公共汽车,那田老师的朋友不会真的这样做了吧?」

  妈妈道:「她啊,其实心里矛盾的很,一面觉得很脏,一面却又下贱的想要,后来她乘公交车的时候,大部分穿的都是裙子,而裙子里面则光着屁股,还剃光了自己的阴毛,骚屄光溜溜的,上面的字更明显了,她看见有男人,便向他们撩起裙摆,把写着「公共汽车」四个字的肉屄,靓给他们看,当然车上的男人不全是色狼,有些男人看得发呆,更多的则是不自禁的摸一把,抠几下什么的。」「田老师,这些事,都是你那位朋友告诉你的吗?」妈妈一愣,继而道:「是啊,我们俩经常说一些交心的事儿。」「田老师,那你有没有和她一样,被公交车上的色狼玩弄过?」一个村民似控制不住心里的躁动,放肆的道。

  妈妈脸上闪过一丝不安,跟着道:「没呢,我怎么会。」忽然间,车子一个急刹,跟着只听司机嘴里咒骂:「他奶奶的有这么开车的吗?」显示险些与人撞上。

  妈妈对于汽车的急停猝不及防,她双手急忙抓住身旁的椅背,身体随着惯性向后仰去,双腿无意识的左右分开,裙摆下,妈妈只穿着一条透明的肉色的连裤丝袜,透过丝袜,只见她隆起的肉嫩的耻丘上,写着「公共汽车」四个还未隐去的大字。

  村民们抓住这个机会,让妈妈老实交代。

  我刚才也在奇怪,妈妈的小说,都由她自己亲身体验,哪里会有什么闺蜜朋友,我想她一定是太过羞耻,不好意思在这些陌生男人面前袒露心声,所以故意将自己的事儿说成了是别人的。

  妈妈的秘密被揭穿,脸上的表情很是难堪。

  「田老师,没关系,你继续讲,我们还要听。」「是啊,田老师,你再给我们说说,我们大伙都想听你再讲下去。」妈妈听见村民们的鼓励,她先是默不作声,之后似鼓足勇气般的站起身子,脱掉了身上的裙子,光着只穿着肉色丝袜的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并分开双腿,似有意让村民们看清自己的肉屄,妈妈连裤袜的裆部,早已经被自己的淫水深深的印湿了一大块,两肥厚的阴唇翻开在肉洞的两旁,隐隐的露出着阴道里蠕动的嫩肉。

  车上的人见妈妈脱掉裙子,一阵齐呼。

  妈妈道:「其实那个在车上被轮奸的公共汽车就是我,那天我乘车去儿子的学校,想接儿子下课,却不想遇到了色狼,其实我在等车时,就发现他们了,我本想逃的,但后来又犹豫。」

  「为什么犹豫?是因为没有其他车子坐吗?」

  妈妈摇了摇头,语气诚实的道:「我那时完全可以打车,避开那些色狼,但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看见他们的眼神,他们的眼神就像一卷绳子,牢牢的捆住了我,让我没有办法作出其他的选择。」

  妈妈顿了顿,继续道:「车子来了,男人们拥到我的身旁,然后他们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身后的人顶着我的腰,在我的屁股上乱摸,在我身前的人更过分,他们把手伸进我的衣领,居然将我的一对奶子从衣服里掏了出来,他们各人一只手揪住我的奶头,把我往车上拽,我根本没有选择,只有跟着他们上了车。」妈妈说话时,手不自觉的抱住了自己的胸口,跟着我们就见她将手伸进衣领,仿佛模仿当日的情形般,将自己一对白皙的沉甸甸的巨乳,从领口里掏了出来,并各一只手揪住自己的奶头,好像学着当日男人揪她奶头的模样般,将自己的两只乳头狠命的向外扯长。

  村民们无不瞧得目瞪口呆,自吞口水,汽车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妈妈道:「他们把我拉上车子以后,便剥光了我的衣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上来轮我,我也不知道到底几个人把我肏了,只知道自己始终被男人抱着屁股,嘴里、屄里、还有屁眼里都有一支鸡巴在动,而我则不断的高潮,一次接一次的高潮,人像泡在充满淫欲的池子里一样,不能自拔。」妈妈说话间,手指在自己分开的双腿间来回的抚摸,隔着丝袜,翻开两片阴唇,将手指顶入潮水泛滥的湿穴,与那一张一缩的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