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
当前位置: 【女教师自诉】【完】

【女教师自诉】【完】

时间:2014/8/25 18:27:36

大学里的生活单调而平静,学校每天排给我的课也不是很多,我的日子过得悠闲而自在,甚至说没有任何激情。但当我面对那些面容姣好、丰满靓丽的我的女学生时,我总是忍不住多看他们几眼,从她们的身上,我总能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可以看到我的过去。我也是从她们这个年龄走过来的,也有自己火热的初恋和刻骨铭心的性爱。可是,经过多年与一个个男人的交往后,至今我仍是单身一人。学校里不乏一些热心人,他们总是想给我介绍一个可以组成家庭的男朋友,都被不置可否的一笑拒绝了。学校里也有些男老师总想与我套近乎,可在他们的身上,我找不到半丝激情。也有些女学生问我:老师一个人不寂寞吗?我总是这样回答她们: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吗?

  说实话,一个人哪有不寂寞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爱回忆过去,那像走马灯一样从我身边走过的男人。他们曾经带给我激情,带给我性的快乐,当然,他们亦曾使我伤心,使我万念俱灰。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我也有性的需求,通常我都是用“自摸”的办法来解决个人问题。自己摸自己“死”得很快,在差不多两三分钟的工夫,我就会“死”过去,待到睁开眼时,窗户已经发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在这篇长文里,我要讲一讲我与一个又一个男人爱欲。

  我是那种对性觉悟得比较早的女孩子。

  很小的时候,我就找到了用自己的手使自己快乐的方法,后来看生理卫生书里介绍,才知道这种办法叫“自慰”。那时我虽然不知道这个非常专业的名词,但丝毫不影响我用手指给自己带来快感。晚上,写完作业,躺在温暖舒适的被窝里,我总会背着父母在下面的豆豆上轻抚一番,那触电一般的感觉带给我非同寻常的感受,以至于我后来非常迷恋这样的感觉,就像抽大烟上了瘾一样。

  我初恋的男孩子叫阿毛,从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我们都在一起上学。他很喜欢我,当然,我也非常喜欢他。就在我们读高二那年,阿毛将我带到他家,他的父母上班不在家。阿毛要亲我,将他的嘴对在我的嘴上,我那时还不知道亲吻是怎么回事。阿毛说,把你的舌头给我,我就很顺从地把我的舌头伸到了他嘴里。初次亲吻,带给我的感受是新鲜而好奇的,我只觉得浑身发热,下面也有湿的迹像。当阿毛伸手摸我的乳房的时候,我竟然有几分激动,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接下来,阿毛掀起我的衣服,含住了我的乳头。我又羞又急,但阿毛像狗咬住块骨头一样,如何肯放手,我被他嘬得差点晕过去。

  过了一会,阿毛又来脱我的裤子,我死活不肯撒手,不是不想,而是不敢。阿毛的态度很坚决,三下五除二,就把我剥得像脱了毛的白条鸡。我抬眼瞄了下阿毛的下面,那根肉*棍子怎么那么粗呀,与我见过的小男孩的鸡鸡完全是两回事。阿毛把他的鸡鸡在我下面来回蹭,想找洞口插进去,偶然间碰到了我的小豆豆,我只觉得浑身过电一般,一股水从阴道里喷了出来,喷在阿毛的胸前。阿毛惊叹一声:你尿了?!我那会也不懂,也挺害骚,搞不懂为什么偏偏在这会儿就尿了。阿毛用他的鸡鸡找我的妹妹,我抓住那像铁棍一样硬的东西,死活不让他进。他骗我就进去一点点。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作爱是怎么回事,心想进去一点就进去一点吧,如果不舒服了就让他拿出来。阿毛将他的头头插进去了,问我疼不疼,我红着脸说不疼。于是又往进插了寸许,我不仅没有疼的感觉,反而觉得特别享受,甚至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阿毛在我的鼓励下来劲了,插进去使劲抽动起来,但没几下,就像杀猪一样的嚎叫几声,趴在我身上不动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叫射精了。

  阿毛忙乱地找来卫生纸打扫战场,他冲我下面看了看,说,听人讲,第一次做爱都要流血的,你怎么没流?我哪里知道这些,他的话我几乎就没听进去,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而且哭得灰天黑地。阿毛慌了,说,你哭什么哭什么,我又没说你啥!

  估计阿毛的父快下班回家时,我离开了他的家。当时我内心的感情非常复杂,直到今天都无法描述当时的心理活动。不知是为变成一个女人高兴呢,还是感到悲伤,说不清!从阿毛家里出来,我的脚步是轻快的,心情是愉快的。令我没想到的是,与男孩子的交往会带来如此美好的享受。

  我是哼着小曲踏进我的家门的。我的爸爸妈妈在省歌舞团工作,爸爸是团里的首席小提琴,妈妈是独唱演员。妈妈的基因遗传给我,我也天生一副好嗓子,让我考大学时报考艺术系,就是他们二位给我选择的。妈妈正在做饭,爸爸坐在客厅里边喝茶,边看电视。爸爸看到我说,我女儿今天心情不错呀!别到处乱疯了,抽空练练琴,练练嗓子,为考试作点准备。我答应一声,放下书包,进了洗手间,在镜子里,我看到自己脸蛋红扑扑的,似乎与阿毛的激情尚未从脸上消退。与阿毛上床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父母知道,他们会揍死我的,当然,他们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晚间熄灯后,我回忆下午与阿毛发生的一切,禁不住脸热心跳,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而第一次竟然如此美妙,什么难受呀,疼痛呀,在我说来,全然没有这么一回事。我是带着甜蜜的回忆进入梦乡的,睡着后,又做了许多梦,全都是愉快的,令人惬意的。

  第二天到校见到阿毛,我故意没有正眼看他。阿毛有几分心虚了,以为我生气了,课间,他往我书包里放了个纸条,意思是说对不起,今后如果我不同意,他不会再做让我不愉快的事了。他哪里知道,做那件事,我不仅特愉快,而且特乐意做。

  下午放学,阿毛跟在我身后,直到出了校门,他才走到与我并排,邀请我再去他家玩。我脸一沉:去你家干吗,难道伤害我一次还不够吗?阿毛害怕了,嘴粘得说不出话来。我暗笑,这个傻小子,真是不经吓。不过,我还是再次跟着阿毛去了他的家。阿毛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碟,问我看过毛片没有,我说没有,他说想不想看,我说你想看就看吧。阿毛放的是一张private公司拍的片子,后来我才知道,这家公司专门就是拍毛片的,而且那毛片拍得确有水平,在此类片子的评奖中曾多次获奖。片子拍得十分逼真,连表演者身上的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女主人公漂亮,男主人公潇洒,尤其是他们的性器,都纤毫毕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头一次看这种片子,心时很激动,只觉得下面不断抽搐,而且有水流出来,再往下看,我觉得都要晕过去了。阿毛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他的一只手从我的上衣领处伸进来,轻轻在我乳头上揉捏,一会捏左边的,一会捏右边的。他把我抱到床上,把我的衣服脱光,我几乎懵然无知,他提枪上马,插进我里边时,我立马就有兴奋的感觉,闭着眼睛肆无忌惮地叫床,我的一副好嗓子在床上发挥得淋漓尽致。阿毛怕我叫得太响,不住地用他的嘴堵我的嘴,哪里又堵得住。

  那天,阿毛和我来了两次,第二次的时间更长。完事后,我差不多瘫在床上了,要不是阿毛催促我,说他妈就要回来了,我还不晓得会躺到何时。

  与阿毛做床上的事情,我就像一个小孩尝到了蜜糖的甜蜜,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每隔几天,我们都要在床上吃一顿大餐,以至于阿毛的小脸都变瘦了,变黄了。作为一个女孩子,时常会有很多人“惦记”;尤其是作为一个稍为有些姿色的女孩子,得到的“惦记”可能就更多一些。时至今日,我仍然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可以骄傲地说一句:我的相貌应该是不差的。

  让我没料到的是,我的班主任老师在“惦记”我,打上我的主意。

  班主任老师姓王,从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到我们这所高中教语文,来这里不过三年的时间。他个头高挑,面庞白净,对人彬彬有礼。特别是他课讲的很好,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那么让人爱听,就像播音员一样。后来与他接触多了,我才听说他曾是学校业余话剧团的。他从农村高中考上大学,农村学生的勤奋好学、艰苦朴素等优点,他身上完全具备。他说他在参加学校话剧团前,普通话极不标准,甚至方言还很重。当时学校排一出话剧,他的外形与剧中的男主角非常吻合,就是普通话不太好。话剧团团长想了个主意,采取A、B角的办法,将王老师定为B角,意味着只有A角出现特殊情况的时候,他才可以上台顶替。A角是从城市里来的,普通话讲的好,但外形稍差一些。与他演对手戏的女同学也是从城市来的,曾在当地电台当过业余主持人,当然了,那普通话讲的一流。女同学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了他,说和他演戏来激情,就想“成全”他。课余时间,女同学一直在辅导他学习普通话,将他的台词一个字一个字地扣,一句一句地严格要求。我们的王老师是何等聪明之人,经过琢磨努力,剧中这些台词只要从他口中流出来,没有一个走音跑调的。校学生会和团委审查节目定人选时,当场拍板让王老师出演剧中的男主人公。王老师排练更加认真刻苦,在学校组织的“五一”节文艺节目汇演中一炮走红,成为不少同学瞩目的“明星”,一些低年级同学还拿着本本请他签名。

  王老师能赢得同学们的好评,还在于他备课与讲课的认真。我们课本中的课文,不论是白话文还是文言文,他都能够倒背如流,这在我和我的同学们想来,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要让我们将一篇课文背下来,那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王老师在为我们朗读课文时,准确点说,那不是朗读,而是表演,讲台成了他的舞台。我们都为有这样的好都是而自豪!

  王老师最早表扬我,是因为我的一篇作文。现在想来,我的那篇作文不过稀松平常,经过王老师那么一点评,完全可以当代着名作家齐名。我学习语文的兴趣从那时开始,越来越浓。我完全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该记的记,该背的背,还不断写日记练笔。

  王老师的女朋友我见过,是个很漂亮的姑娘,举手投足颇有味道,她在离我们学校15公里以外的另一所中学教外语。有天下午,我曾看到王老师和他的女朋友在校园里散步,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我为她的美貌所震惊,也为王老师能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感到幸福。

  那是一天上完语文课